低代码革命的全球新鏖战

低代码革命的全球新鏖战

7年协同办公市场的争夺,或因钉钉6.0版本的发布,再度重新定义赛道。

1月14日,钉钉6.0版本正式发布,向“企业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继续进化。低代码开发工具、角色工作台、钉钉服务窗、合作空间、钉钉连接器、协同办公套件等功能特性全新亮相。

这是阿里巴巴“云钉一体”战略升级后,钉钉首次年度新品发布,聚焦降低组织和业务数字化门槛,而其战略定位亦有了新的定义,即成为“中国最好的企业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

企业应用开发平台是钉钉此次战略升级中的全新定位。支撑这一定位,低代码又是最高级别战略。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认为,基于云钉一体的“低代码开发”,将成为新一代的软件开发方式。“我们希望,未来3年在钉钉上能长出1000万个钉应用,让云从IT的价值真正变成数字生产力”。

有意思的是,在钉钉6.0版本发布之后,1月15日,腾讯云开发的低码LowCode平台正式开启公测。在中国协同办公市场占据超过8成以上市场的阿里、腾讯,在2021年开年共同选择了重仓押注低代码。

在狼烟四起的协同办公平台市场里,除了阿里和腾讯,在2020年疫情的助推下,包括华为、字节跳动、百度、美团、京东等中国头部互联网及通讯巨头都悉数奔赴了战场。在国外,视频会议软件Zoom股价直接飞起,一年上涨425%,这还只是在线办公生态中的一项应用。

随着阿里、腾讯开启协同办公市场的低代码赛车,未来华为、字节跳动、百度等企业均会入局。从现实意义而言,低代码背后是协同办公市场的争夺,更长远未来来讲,则是云服务市场的激战与争夺。

作为全球前二的云服务企业,在2019年的微软技术大会上,微软首次对外详细发布了它的低/无代码平台——Power Platform,后者被誉为微软的第四朵云,可与Azure、Microsoft 365 、Dynamics 365集成。而谷歌、亚马逊、苹果等则在2019年开始持续加码低代码平台业务。

阿里在过去10年里,从红海的云服务市场中脱颖而出,以国内外的共同落子,晋身全球TOP3。在未来,以低代码业务作为底层,钉钉也将成为阿里重点打造的一朵新云。

对于云钉一体后的“新钉钉”而言,简单的软件与平台概念已不再是其定位,将云和办公、企业服务等领域的融合是阿里巴巴钉钉对于未来十年的生态布局。

云钉一体重塑软件开发体系

在河北省,受困于返乡潮下的基层防疫,邢台市巨鹿县用低代码开发,在钉钉上搭起了返乡自主申报功能,让当地的防疫工作前置。这项来自基层治理的创新,在钉钉平台上线,将向全国复制。

由于疫情的紧急性,很多政府部门或企事业单位需要在两三周甚至一周、一两天内迅速开发一些应对疫情的业务应用。用传统开发模式,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神奇的低代码、无代码平台让这一切变成可能。

这不是一个偶然事件。随着Mendix、OutSystem等公司的迅速崛起,早就让低/无代码平台在国际市场备受关注。

钉钉6.0的推出,是其“云钉一体”战略后,钉钉最重要的版本升级。具体来看,钉钉6.0带来3个重要变化:

1、推出钉钉宜搭等低代码开发工具,让不懂代码的用户,也能快速开发新应用;

2、推出角色工作台,让CEO、HR、财务、老师等不同角色拥有自己的专属工作台;

3、推出全新协同办公套件,让用户可以打破组织边界,进行“以事为中心”的协同,整合项目、邮件、文档、日志、日历、知识库、审批、待办等功能。

这三大最生要的变化中,最重磅的,就是低代码开发工具的推出,以及全面开放底层能力和1300个API接口。这意味着,钉钉基本不会再碰新的行业SaaS,而全面转向向ISV(服务商)技术赋能,以及向企业用户技术赋能。

所谓低代码开发,即无需编码或只需少量代码就可以快速生成应用程序,在钉钉,企业的应用开发通过“拖拉拽”的方式即可完成。

张建锋表示:“低代码开发将定义新一代的开发方式,让企业自己掌握更多数字化转型的主动权。我们今天有机会去重塑整个中国软件的格局,在全球率先实现新的软件生态体系和开发模式。”

事实上,低代码开发在软件的前沿阵地美国已开始风起。在2019年的微软技术大会上,微软的低代码平台首次对外公布。非同一般的是,这次发布由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站台。这位成功带领了微软向移动、向云、向人工智能转型的职业经理人、明星CEO告诉人们,这是微软的Next Big Thing。

微软对低代码平台在战略上非常重视,对外称为“微软第四朵智能云”。在企业市场,微软一直没有取得像PC软件一样的全球霸主地位,而如今微软希望低代码可以实现此一目标。

苹果则于2020年推出SwifUI、亚马逊推出Honeycode、谷歌推出App Maker,就是迎接这样的巨大挑战。

Gartner预计,未来五年内全社会将要构建5亿个应用,是过去四十年的总和。这种需求量将导致专业开发人员远远不够,现有的专业技术研发人员无法支撑这样的需求。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会导致低/无代码平台将会成为未来企业应用研发的最重要模式。

在国内,阿里云已经于2019年3月推出了“宜搭”低代码SaaS开发平台;在这次版本升级之后,宜搭和钉钉整合,作为一款官方工具上线钉钉。

目前,钉钉的低代码开发能力由宜搭、简道云、氚云共同拼成。一个阿里官方产品,另外两块却是生态应用,理论上三方应该存在竞争关系。但最终的结果是,两家伙伴选择、愿意一起玩,也说明“云钉一体”后的钉钉,正变得更加开放。

目前,浙江省有超过140万公职人员在钉钉上办公,并在政务钉上开发了1500个应用,大部分基于低代码开发。此外,一汽、复星集团、东方希望等大型企业,均已采用低代码平台开发应用。

最新数据显示,钉钉开放平台入驻的开发者超27万,开发者服务的企业组织数超过640万家。整个钉钉平台长出的“钉应用”超70万个。

“未来的软件开发一定是碎片化的,低代码开发将是2021年的行业关键词。”张建锋判断。在整个云智能体系中,钉钉上连企业业务应用,下连IT基础设施。“钉钉将把开发能力转移给最终用户,让每一个人、每一个角色都可以随手将身边的工作数字化。”

根据阿里的规划,未来3 年将会在平台上诞生 1000 万个“钉应用”。这是个什么概念?

平均每天出现 9000 多个钉应用。如果这个数据是之前钉应用上架的数据中而来,那也就是说,钉钉的生态伙伴也已经加速,且这个速度会越来越快。

而当这样的生态形成之后,基于“云钉一体”将钉钉打造成“Windows”一样的系统,这才是阿里的雄心。

谁会成为TO B的新赢家?

毫无疑问,钉钉6.0的发布会带来企业微信、飞书、华为等巨头们的跟进,腾讯一天后发布低代码平台就证明了这一点。

在“赢者通吃”互联网世界,新兴的移动互联网新秀与老牌互联网巨头明争暗斗由来已久。在2020年疫情之后,包括华为、百度、阿里等在内的互联网及通讯巨头都对协同办公市场摩拳擦掌,入局稍晚一些地百度如流也不甘示弱,其在发布上慷慨激昂地喊出“变革人类工作方式”的壮志……

而当下体现在协同办公这块互联网新战场上,从阿里和腾讯重仓低代码开始,2021年互联网巨头的第一场激烈热战的号角已经吹响。

市场调研公司IDC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协同软件市场大约为4.9亿美元,预计到2023年,市场规模将超过10亿美元,五年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16%。

张建锋的宏图是将阿里云+钉钉比作新时代的操作系统,两者的组合类似于当年的 Windows+英特尔。早在2019年底阿里就开始强调云钉一体概念,张建锋表示,将云基础设施用起来,上面需要更容易应用的平台。而面对移动化需求,钉钉就是这样一个新型操作系统。

从这层意义上而言,钉钉和阿里云的生态,可以认为是国内企业服务领域最好的两个生态。钉钉向下承接互联网基础设施,也就是阿里云;向上承接应用层,即企业内的各种应用都能够基于钉钉搭建运行,以此来实现“工作在钉钉”的愿景。

目前来看,钉钉已有实现这样宏伟基础:2020年用户数已超4亿,包括企业、学校在内的各类组织数超过1700万。细分来看,钉钉第一个 1 亿用户用了 3 年,第二个 1 亿用户用了 1 年半,而第三个 1 亿用户只用了半年多一些的时间,第四个1亿或许用时更少。

巨头大力投资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背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面临用户持续增长的压力,我国的消费互联网人口红利几近见顶。不同于消费互联网对大众生活秋风扫落叶式的席卷,产业互联网更像是对产业生态刨根问底式的彻底颠覆,它会深入到各个产业环节和生产要素之中。

阿里巴巴在宜搭构建了1.27万个应用,包括HR、财务、法务、行政等多场景,其中99%是由没有开发经验的员工搭建。宜搭数据显示,过去单个企业应用的平均研发耗时为17.5天,通过低代码的方式,可以缩减至3.5天——而这就是一个面对整个B端的产业互联网概念。

就像张建锋在这次发布会上提出的愿景:钉钉不仅要做“企业级的协同办公平台”,还要成为“企业级的应用开发平台”,说服客户把应用慢慢挪到钉钉上面开发。

走进2021年十四五开局之年,新基建及产业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又进,处于百年之未有大变局中企业将进一步意识到“上云用数赋智”的可行性和必要性。更多企业自身办公模式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也将被提上日程。

目前的钉钉,在与硬件、软件的结合方面,更加开放化。譬如钉钉和金山WPS合作打造的在线编辑进一步升级,提供包括word、excel、ppt等多种格式,移动端、PC端都可以随时处理,多端同步;钉钉联合罗技推出罗技视频会议主机,钉钉扫码即可发起视频会议,同时还具备无线投屏、会议室预订、屏幕共享等能力……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认为,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怎么让产业升级,发生本质的化学反应,“过去十年我们共同拥抱互联网。今天拥抱不够了,拥抱是物理接触,今天需要全面融合到互联网,融合到数字世界当中。”

当阿里于2009年创立阿里云,当腾讯2019年启动“930”首次明确进军产业互联网,当百度2019年ALL IN人工智能,他们所做的,都是共同拥抱产业互联网的内容。

甚至当今天亚马逊、苹果、谷歌等全球互联网巨头也在进军产业互联网,布局应用开发平台,全力进攻协同办公市场,关于这场全球科技至高点的决战,其实硝烟已经燃起。

那么,当今天低代码成为2021年的新主角,谁会成为这一To B新蓝海中的最大嬴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High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低码星球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