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代码趋势”来袭,钉钉要让企业回归数字化主角

“低代码趋势”来袭,钉钉要让企业回归数字化主角
刚刚过去的 2020 年是中国企业数字化全面提速的一年——政策持续利好,疫情按下加速键,新基建铺就基础设施,互联网红利全面向B端转移——信息化正在成为所有企业都绕不开的课题。
虽然自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中国企业已经历了几轮的数字化洗礼,但都来自于软件企业、SaaS 服务商等技术力量的推动,缺少内生驱动力,结果就是 99%的中小企业都身处潮流之外,从未真正实现信息化。
企业回归数字化主角,传统软件开发模式失灵
这一轮数字化浪潮与前几次不再相同,推动力是企业内部呈指数级递增的业务需求,传统的数字化解决方案开始越来越捉襟见肘、拙于应对,以下几个问题日益突出:
首先,随着企业的需求日益走向细分、个性化,通用软件与具体业务需求之间的鸿沟越来越难以弥合,程序员不懂业务,业务不懂程序的矛盾暴露无疑。
其次,企业需要的不断增长、快速变化正在推高传统软件研发、迭代的边际成本,使成本高、代价大、部署难的大型软件变得越来越不经济。
最后,企业需求增长的速度远远超越了软件开发的速度,咨询公司 Gartner 的数据显示,2021 年对于应用开发的需求将达到所有 IT 公司开发能力的5倍。过去中心化的应用开发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
传统企业软件开发模式正在失灵,归根结底是因为企业正在真正成为数字化的主角,从早期软件企业主导的技术驱动,到后来 SaaS 服务商主导的数据驱动,产业互联网时代正在回归业务驱动。
过去,企业应用的开发者和使用者是相互分离的,软件工程师在电脑前敲下每一行代码之前,需要反复多次沟通、确认客户需求,即便如此,他们也很难真正感知到业务一线的痛点所在。实际上,只有企业才最懂得自己的需求所在。
企业数字化主角的转变,意味着未来的软件开发将从中心化走向碎片化,问题在于软件开发能力如何实现碎片化,如何从软件开发企业接力到每一家企业,甚至是企业中的每一个人?
低代码开发风靡全球,国内为何没跑出一家独角兽
其实,这个问题从上世纪 80 年代就有公司和实验室开始思考,他们致力于通过可视化程序设计实现编程民主化,让编程成为每个人头脑的自行车2000 年左右市场上就充斥着上百个大大小小的玩家,然而这时的主导者仍然是软件公司和技术平台,服务的对象也都是集中部署、采购的大型企业,软件开发的去中心化并且真正实现。
直到 2015 年左右,云计算的普及使 IT 硬件体系从集中式大型机、小型机逐渐走向分布式,软件开发的去中心化既成为适应硬件云化的要求,也开始成为可能。
2014 年,全球权威咨询与服务机构 Forrester 正式提出了低代码开发这一概念,指那些无需编码或通过少量代码就可以快速生成应用程序的工具,一方面可以降低企业应用开发人力成本,另一方面可以将原有数月甚至数年的开发时间成倍缩短。在此之前,编程语言和快速应用开发工具就一直在向这个方向不停努力。
低代码开发的回春是云计算普及、企业需求推动、开发能力稀缺化等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MicrosoftOracleGoogle 等纷纷下场,低代码开发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无论是投身赛道中的企业还是研究机构都一致看好。据 Gartner 预测,到 2024 年全球约有 65% 的应用程序都将涉及低代码开发。Forrester 预测显示,到 2022 年该市场规模将达到 212 亿美元,比 2017 年的 38亿美金增长约 
然而,这一波低代码开发热潮在国内却似乎遇冷,赛道中尚未跑出一家独角兽。这其中既有国内企业信息化程度普遍较低的原因,也是因为现有低代码开发平台互为孤岛、各自为战。
在国外,低代码开发是企业数字化正常演进的结果,它们的 IT 成熟度已经很高,企业对软件开发、SaaS 模式等都不陌生,因此接受低代码开发水到渠成。在国内,4300 万中小企业中有 99% 尚未实现信息化,企业级应用也一直处于初级阶段,低代码开发对他们而言就像尚未学走就先学跑。
目前,国内积极推动低代码开发的仍以传统软件企业为主,提供的服务仍然停留在初级工具层面,尚未从工具上升为平台,更与 windows 这样的应用开发生态相距甚远。
不仅如此,国内目前大部分低代码开发平台在企业中渗透度较浅,对于企业各种业务、场景的需求缺乏理解,目前的创新还停留在技术路径和模式创新上,在行业、领域的纵深和复杂应用场景的覆盖方面,尚处于探索阶段。
国内 99% 的中小企业没有实现信息化,并不意味着它们要向大企业一样亦步亦趋走完传统软件、SaaS 之路,才能进入到低代码开发阶段,真正将数字化主导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反而意味着它们有可能跳过这些阶段,直接进入到业务主导的碎片化开发世界。
6.0 版全力押注低代码,钉钉在下一盘怎样的大棋?
1 月 14 日,钉钉正式发布 6.0 版本,并公开新的进化方向,这是“云钉一体”战略后,钉钉最重要的版本升级。钉钉 6.0 的最重要的关键词正是低代码开发,并将全力推动它成为新一代的软件开发方式。
创立 6 年以来,钉钉前半程的使命是帮助中国 1700 万家企业实现组织数字化,从企业内部高效沟通、协同切入,掀起了一股自下而上数字化变革。在不断进化迭代的过程中,从软件到软硬一体,从工具到入口,钉钉在企业数字化进程中的平台属性也越来越明显。
当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走向深入,开始与不同业务实际场景深度结合,钉钉的后半程使命就变成了帮助中国企业实现业务数字化,而低代码开发则是实现这一使命最可行的工具,可以让企业敏捷应对数字化进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需求。
正是看到了看到了低代码开发和云结合之后的巨大潜力,看到了平台上千千万万企业在使用过程中衍生的业务需求,看到了用户自主解决需求的热情和创新能力,钉钉决定拥抱低代码开发趋势,让每一家企业的 IT 人员都能在一个基于云技术、钉钉的低代码开发平台之上实现快速的按需开发。
最新发布的钉钉 6.0 版本与低代码开发工具宜搭融合升级为钉钉宜搭,除了宜搭之外,包括简道云、氚云等在内的第三方低代码开发工具也都已经入驻钉钉。
数据显示,钉应用的生态在过去几年已经极大丰富。目前,已经有超过 27 万的开发者为 640 万家企业组织开发了超过 70 万个钉应用。而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在此次发布会上定下的目标,是希望钉钉在未来三年长出 1000 万个钉应用。
一汽、复星、蒙牛、东方希望等大型企业,均已采用低代码平台开发应用。东方希望集团通过钉钉建立了全集团统一的移动办公平台,钉钉被应用到智慧行政与后勤、生产管理和系统集成(ERPeHRMES 系统),包括 52 个钉应用,都是这样产生的。
疫情期间,蒙牛集团线下投标暂停,于是启用宜搭搭建线上招标平台和应用,并结合钉钉群、视频会议等功能,最终不仅在线上完成供应商招投标和审计工作,且降低了应用开发成本。据蒙牛集团IT总监郑炯介绍,原本采购一套审计系统需要花 100 万元,使用宜搭后几乎 成本就完成开发。到如今,蒙牛公司通过宜搭搭建了 100 多项应,替代了大批 IT 系统采购,大大降低运营成本。
当 亿用户都变身开发者,中国软件的格局会被重塑吗?
当然,钉钉要实现 1700 万个企业组织的数字化迁徙,彻底改变中国的企业软件开发模式,离不开的云的加持。这也是为什么 2020 年 月钉钉与阿里云全面融合,云钉一体也称为钉钉的最新战略,钉钉的战略定位升级为企业级协同办公平台和企业级应用开发平台,成为下连基础设施上连业务应用的数字原生操作系统。
在 月 14 日的演讲当中,张建锋再次强调了阿里云和钉钉在云钉一体中的关系和角色。云解决基础设施,是IT云化、数据化平台。客户要解决研发、生产、管理、销售等一系列应用问题,需要一个新的界面,这个界面就是钉钉。
在全球范围内的低代码开发平台中,很少有平台可以像钉钉一样深度嵌入千万家企业组织的业务架构之中,钉钉 6.0 提出以事情为中心的协作理念,以处理事情、解决问题为出发点,打破组织之间的壁垒,改变了部门制、审批流等中心化结构,从而成为每一位用户手中的去中心化赋能工具。
未来,钉钉的 亿用户,企业里的每个人,包括 IT 从业人员、运维人员、财务、HR,人人都可能成为开发者,成为数字化的主力军,将工作随手数字化,让微小的创新持续发生。
在发布会上,张建锋将中国企业的数字化进程分为了四个阶段,目前所处的 SaaS 化阶段,不同的供应商提供的 SaaS 软件之间存在着数据孤岛,钉钉曾经试图成为国内的 SaaS 服务入口,却并没能解决孤岛化问题。如今,钉钉找到了连通孤岛的方式——“我们希望软件不要直接在云上开发,而是有一个应用的平台,例如就在钉钉这样的平台上开发,开发的方式就是无代码、低代码开发。
除了解决增量应用的统一平台问题,钉钉宜搭也具备连接器的能力,能够快速把原有的存量系统服务用连接器连接起来,解决 SAPERP 等系统之间的信息孤岛问题。
以居然之家为例,居然之家此前有很多财务、人事等存量系统,但这些存量系统之间数据、业务都是割裂的,原来企业员工需要打开多个应用来处理问题。现在,居然之家已经用钉钉宜搭串联起了 400+ 业务流,不管是财务、人事还是行政系统,都已经能够做到完全互联互通,一个统一界面可以解决所有办公问题。
2021 年,低代码注定会成为产业互联网的关键词,钉钉既是这一技术浪潮的响应者,更是其坚定不移的推动者,这并不是一时的趋时追新。反过来讲,也是千万中小企业数字化进程的必经之路。从这个根本的立足点出发,钉钉还将有机会去重塑整个中国软件的格局,在全球率先实现新的软件生态体系和开发模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技狐,本文观点不代表低码星球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