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火的低代码,不用学就能变程序员?

爆火的低代码,不用学就能变程序员?

爆火的低代码,能带教育机构走出线上化困局吗?

“月薪90K、六险二金、头部机构工作经验……”

这些可能会让人联想到投行彻夜不灭的灯光,或者直播镜头前侃侃而谈的主播。但事实上,这是某头部教育机构为程序员开出的招聘条件。

教育与科技互联网的关联愈发紧密,可市面上,编程人才的薪酬也愈发水涨船高。未来的教育,真的需要每一位老师懂代码吗?

今年以来,科技圈爆火的低代码,似乎有不一样的意见。

 

低代码,不是新鲜事

 

缺资金、缺人才,却要搭建一套校园数字化管理系统,有可能吗?

这并不是科研的新课题,而是摆在乡村教师彭龙面前的实际难题。他在一所寄宿制县城中学任教,学校里有超过2000名学生,而教师只有131人,管理难度非常大。校长希望彭龙开发一些软件,但学校能拿出的资金非常有限,彭龙又没有编程基础,他这才接触到了低代码平台。

4年内,彭龙自学编程基础,运用低代码平台开发了43款软件,功能包括学生成绩查询、请假、教师轮值等,全部成本投入仅2000元。他这才体会到,在低代码平台上,“人人都是开发者”并不是一句空话。

爆火的低代码,不用学就能变程序员?

事实上,低代码不是新近出现的概念。一般认为,“低代码”于2014年首次被提及,指利用很少甚至零代码就能快速开发应用的一种技术。目前,低代码平台通常指APaaS(应用平台即服务)产品——即为开发者提供可视化的应用开发环境,进而实现便捷构建应用程序。

近几年低代码发展迅速,不仅赛道内部跑出了超10亿美元估值的独角兽OutSystems,而且AWS、Google、西门子等巨头企业也相继开始布局低代码。

11月,西门子旗下低代码应用开发平台Mendix发布《2021低代码现状:回顾过去,展望未来》显示,全球有77%的受访企业已经在开始使用低代码开发平台,而且中国低代码市场尤其呈现高速发展的趋势。

爆火的低代码,不用学就能变程序员?

在中国,86%的受访者表示,企业对于开发人员的需求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75%的企业已在使用低代码,90%的企业正在积极拥抱低代码技术。今年1月,Mendix已经将其低代码软件快速开发平台引入中国市场。

国内头部企业也没有落下步伐,阿里云1月将钉钉6.0版本与低代码开发工具宜搭融合升级为钉钉宜搭,腾讯云低代码平台微搭WeDa于3月正式推出,华为云应用魔方AppCube在4月正式商用。而早在去年10月,百度就已经推出了爱速搭低代码平台,基于百度智能云进军To B市场。

数字化浪潮席卷各个行业,在教育行业也同样如此。

 

低代码+教育,有多少可能?

 

疫情以来,课程转型线上的进度按下快进键,品牌化课堂、良好互动体验、个性化满足需求成为和课堂内容同等重要的因素。软件的需求量随之暴涨,程序员也成为了教育行业中高薪追逐的“新贵”。

然而,几家资本雄厚的头部机构之外,多数存在的却是实力有限的中小机构。它们转型线上一般直接使用第三方直播平台,虽然开发快但仓促上线的课堂面临着无自有品牌、功能无法灵活个性化扩展、业务数据存在安全隐患等痛点。

中小型机构因此只能在“无法满足需求的单一直播工具”和“研发成本过高的线上化专属平台”中左右为难,无法共享科技赋能教育的成果和红利。而正是瞄准这一需求,教育类低代码平台应运而生。

爆火的低代码,不用学就能变程序员?

今年1月,声网推出 aPaaS低代码产品“灵动课堂”,加入素质教育场景的解决方案。2月,即构科技发布低代码互动平台RoomKit,支持1V1在线课堂、音视频直播等场景,可实现互动房间零代码搭建。10月,科大讯飞发布开放平台的2.0战略,在六大落实举措中,就包括低代码开发平台,旨在帮助用户构建自动化的RPA流程。

与传统招聘程序员编程相比,低代码平台拥有成本低、部署快、模板化的优点。对于数字化建设不够的学校,低代码平台能在控制成本的前提下为学校管理提出更优的方案,加快数字化转型。而对开发资源不足的教培机构来说,低代码平台是其快速线上化的新希望,市场也确实给出了积极的反馈。

据声网公布的数据,灵动课堂上线3个月,注册客户数就超过了1000家,支持的课堂数量超过50万/月,全球覆盖学生数累计超过400万。“灵动课堂上线后,使用量攀升很快。处于转型期的机构需要快速搭建一套在线课,而低代码平台可以让教育机构快速搭建和试错,验证产品的市场方向,因此受到市场的欢迎。”声网Agora 教育产品专家钱奋对蓝鲸教育表示。

 

“毒瘤”还是“隐痛”

 

然而,就像多数新发明的工具,风口上的低代码平台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争议。4月,ThoughtWorks中国区 CTO 徐昊曾公开表示,以降低程序员门槛为目的的低代码是行业毒瘤。低代码“美丽”的故事存在逻辑问题,一是预设适用人群永远是初级、入门的人;二是暗藏巨大的变革成本;三是风口不代表长期发展,低代码实际上是伪需求。

虽然徐昊的话有偏激之处,但不可否认,他确实指出了低代码平台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

首先是使用门槛并没有大幅降低,能否真的提高效率还存在疑问。低代码的“低”仅指使用的代码数量降低。实际上,像灵动课堂这样的平台面向的依然是有一定编程基础的使用者,而且不同低代码平台的设计逻辑存在差异,二者作用下,使用者不仅要会写代码,还要花时间适应不同的低代码平台,花费的时间精力并不见得能在低代码开发过程中节省回来。更何况,对于有本职工作的教师或其他教育从业者,学习这些无疑又增加了一重工作压力。

爆火的低代码,不用学就能变程序员?

其次,低代码平台普遍模板化严重。从低代码的设计逻辑来看,一开始注重的就是通用性,只有满足大多数用户的要求,才有价值。因此,低代码平台注定无法适应客户个性化的需求,用户若想设计自己的特色内容,只能自己开发或和平台合作共建。但和平台合作实际上又将开发权交还到程序员手中,已经不是普遍意义上的低代码开发了。

最后,低代码平台一旦架构完成,调整成本较高,这意味着无法经常更新。与办公类应用不同,教育类低代码平台一般嵌入的是具体场景。而一个动态场景中总是包含相当多的变数,用户使用习惯改变、新的需求、已有应用更新升级……这些因素无时无刻不在呼唤工具的革新,而作为基础通用技术支撑的低代码平台显然很难满足这个要求。

钱奋向蓝鲸教育表示:“灵动课堂未来会在易用性上继续投入,希望能从低代码到无代码。当前用平台搭建个性化课堂仍需要研发投入,若未来做到无代码,就不需要研发投入,只要简单拖拉拽就可以实现。”

此外,他还表示,不断改善用户体验是未来低代码发展的重要方向。客户加入个性化应用之后,用户体验会大打折扣。如何减小这个折扣,集成得更加完美将是低代码未来的重要命题。

爆火的低代码,不用学就能变程序员?

随着国内外巨头的入局、赛道内部跑出独角兽企业,低代码预计将得到更多关注。但要将低代码和教育更完美地结合,仍需要从使用门槛、用户体验方面继续探索。聚光灯下的教育低代码平台,依然任重而道远。

本文来自网易,本文观点不代表低码星球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